2019-08-28 19:27:59

乔潇不知道楚一宁突然说这话什么意思,只是点点头,到时候楚一宁怎么做自己跟着做就是了。

果不其然,两人没走几步,路边的面包车上就跳出来两个人,都拿着匕首,低声道:“过来!敢出声弄死你们。”

楚一宁赶紧抱头:“好汉饶命,我没带钱包。”

乔潇呆了呆,也反应过来了,赶紧学着楚一宁的样子双手抱头:“好汉饶命,我也没带钱包。”

那俩人见楚一宁和乔潇根本不敢反抗,骂了一声,拖着两人就上车了。

“给他们蒙住眼,草,两个傻逼,还好汉饶命。”一个男的说道。

楚一宁眨眨眼,十分无语,那不然呢,应该说啥?

乔潇强忍着笑意,虽然不知道楚一宁在搞什么,但他说什么,自己听着就是了。

“大哥,这妞长得好漂亮啊,要不咱们……?”一个人猥琐道。

又听另一个人骂道:“管好你的嘴,这俩人是严少点名要的,不想死老实点。”

另一个人就不说话了,车上沉默起来,楚一宁暗想,果然是严松这个兔崽子搞得事情。

自己假装被绑,就是要一劳永逸,找出严松的藏身地点,直接除掉他,以除后患。

没多时,两人便被带下了车,走了一会后光线感觉突然暗了许多,好像进了密道一样,然后左拐右拐的好像进了一个房间里。

“严少,人给你带来了。”一个汉子说。

“很好。麻烦你们了。”严松道。

“哪里,为严少办事是我们的荣幸。”汉子笑了几声道。

“既然这样,那就在帮我最后办一件事吧。”严松也笑了。

然后房间里就传了了两声枪响,紧接着严松喃喃道:“这两个人不是普通身份,你们就永远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。”

听见枪响,乔潇吓了一跳。身体一抖,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严松看到后一笑:“哎呀,忘记乔潇学妹还在这里了,是我不好。”

然后楚一宁与乔潇两人眼上蒙着的黑布便被解下来了。

乔潇闭着眼睛不敢睁开,道:“严松你竟然敢杀人,你把我抓来这里想干什么,我告诉你,出去我一定会举报你的。”

严松笑了笑,并不在意乔潇的威胁:“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家族的小公主了,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个层次杀几个人已经无关紧要了吗?”

顿了顿后又道:“我劝你还是睁开眼睛吧,以后你就只能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,作为我的禁脔!”

严松丧心病狂,他竟然想把乔潇当成他的玩物,囚禁在这里一辈子!

“我奉劝你还是好好看看这里吧,毕竟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”就在这时,楚一宁将乔潇拉在身后,淡淡道。

听到刚刚严松的话,楚一宁已经在心里判了严松死刑,之所以没有立刻杀他,只是因为那个叫做黄少京的家伙还没有出现罢了。

严松听了楚一宁的话,反而笑了起来,拿枪指着楚一宁,狠狠道:“你跟老子装什么呢?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。”

楚一宁淡淡的抬头看了一眼面目狰狞的严松,实在是提不起兴趣,到了他这个阶段手枪已经造不成任何威胁了。

“你还有个朋友叫做黄少京,他在哪里?”楚一宁不想再跟严松浪费口舌了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“你知道的还不少嘛!可以啊,消息挺灵通啊!”严松拿枪指着楚一宁,照着楚一宁的头就要砸下来。

乔潇虽然吓得不行,但是她相信楚一宁,楚一宁敢让她来这里,就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安全的。

这种信任是无理由的,是呆在楚一宁身边那特有的安全感所带来的。

楚一宁淡淡的抬起手,一把抓住了严松的手腕,稍一用力,严松的手腕便断掉了。

啊!

严松捂着手腕跪在了地上,枪也掉在了楚一宁的脚下。

“看来这个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啊,你这么叫你手下都没有人过来看看。”楚一宁居高临下的看着严松道。

其实并不是房间隔音太好了,而是严松觉得楚一宁身份特殊,直接把手下都支开了,免得人多嘴杂,消息泄露出去。

严松以为自己有枪,收拾楚一宁还不是跟玩一样,哪里知道楚一宁这么厉害。

“黄少,救我,这小子是修武者。”严松倒在地上喊道。现在,他只能依靠黄少京了。

听到严松的叫声,黄少京就举着摄像机从一旁的柜子里出来了:“哎呀,还想着今天把你的好事录像来回去好好欣赏一下呢,结果你真是不中用呢。”

严松也不在意黄少京的侮辱,朝着黄少京爬过去:“黄少,这个人也是个修武者,你帮我把他杀了。”

黄少京淡淡的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严松:“放心吧,我在邹城建立自己的势力,还得靠你来给我当狗呢。”

严松听了黄少京的话赶紧点点头:“黄少,我就是您的狗,您可得救救我啊。”

黄少京一脚将严松踢开,似乎是懒得再看了,冲着楚一宁道:“看你好像也是练过几天武呢,放心,待会我会手下留情的,不会直接将你打死的。”

由于楚一宁并不是寻常的修武者,而且又没有展露自己的修为,因此,黄少京根本看不出楚一宁的修为。

在修武者眼里,看不出修为,等于没有修为。

因为修武者的气势是藏不住的。

楚一宁简直都要气笑了,这从哪里跑来一个智障,黄阶中期而已,竟然敢这么叫嚣!

是谁给你的勇气?林静茹吗?

其实这也不怪黄少京,因为楚一宁本来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就是灭掉徐家的那一晚,所以大多数只是家主和一些高层知道他的名字而已。

黄少京才来邹城没多久,又因为自己是江南黄家的人,压根看不起邹城本地的势力,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邹城发生的这些事情。

而严松就更不用提了,典型的混吃等死的废物,脑子里整天都是怎么玩女人,一点智商都没有。

因此,这俩人才有了一种楚一宁就是只蚂蚁,随时都能够捏死的想法。

第三十一章 两个智障

乔潇不知道楚一宁突然说这话什么意思,只是点点头,到时候楚一宁怎么做自己跟着做就是了。

果不其然,两人没走几步,路边的面包车上就跳出来两个人,都拿着匕首,低声道:“过来!敢出声弄死你们。”

楚一宁赶紧抱头:“好汉饶命,我没带钱包。”

乔潇呆了呆,也反应过来了,赶紧学着楚一宁的样子双手抱头:“好汉饶命,我也没带钱包。”

那俩人见楚一宁和乔潇根本不敢反抗,骂了一声,拖着两人就上车了。

“给他们蒙住眼,草,两个傻逼,还好汉饶命。”一个男的说道。

楚一宁眨眨眼,十分无语,那不然呢,应该说啥?

乔潇强忍着笑意,虽然不知道楚一宁在搞什么,但他说什么,自己听着就是了。

“大哥,这妞长得好漂亮啊,要不咱们……?”一个人猥琐道。

又听另一个人骂道:“管好你的嘴,这俩人是严少点名要的,不想死老实点。”

另一个人就不说话了,车上沉默起来,楚一宁暗想,果然是严松这个兔崽子搞得事情。

自己假装被绑,就是要一劳永逸,找出严松的藏身地点,直接除掉他,以除后患。

没多时,两人便被带下了车,走了一会后光线感觉突然暗了许多,好像进了密道一样,然后左拐右拐的好像进了一个房间里。

“严少,人给你带来了。”一个汉子说。

“很好。麻烦你们了。”严松道。

“哪里,为严少办事是我们的荣幸。”汉子笑了几声道。

“既然这样,那就在帮我最后办一件事吧。”严松也笑了。

然后房间里就传了了两声枪响,紧接着严松喃喃道:“这两个人不是普通身份,你们就永远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。”

听见枪响,乔潇吓了一跳。身体一抖,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严松看到后一笑:“哎呀,忘记乔潇学妹还在这里了,是我不好。”

然后楚一宁与乔潇两人眼上蒙着的黑布便被解下来了。

乔潇闭着眼睛不敢睁开,道:“严松你竟然敢杀人,你把我抓来这里想干什么,我告诉你,出去我一定会举报你的。”

严松笑了笑,并不在意乔潇的威胁:“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家族的小公主了,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个层次杀几个人已经无关紧要了吗?”

顿了顿后又道:“我劝你还是睁开眼睛吧,以后你就只能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,作为我的禁脔!”

严松丧心病狂,他竟然想把乔潇当成他的玩物,囚禁在这里一辈子!

“我奉劝你还是好好看看这里吧,毕竟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”就在这时,楚一宁将乔潇拉在身后,淡淡道。

听到刚刚严松的话,楚一宁已经在心里判了严松死刑,之所以没有立刻杀他,只是因为那个叫做黄少京的家伙还没有出现罢了。

严松听了楚一宁的话,反而笑了起来,拿枪指着楚一宁,狠狠道:“你跟老子装什么呢?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。”

楚一宁淡淡的抬头看了一眼面目狰狞的严松,实在是提不起兴趣,到了他这个阶段手枪已经造不成任何威胁了。

“你还有个朋友叫做黄少京,他在哪里?”楚一宁不想再跟严松浪费口舌了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“你知道的还不少嘛!可以啊,消息挺灵通啊!”严松拿枪指着楚一宁,照着楚一宁的头就要砸下来。

乔潇虽然吓得不行,但是她相信楚一宁,楚一宁敢让她来这里,就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安全的。

这种信任是无理由的,是呆在楚一宁身边那特有的安全感所带来的。

楚一宁淡淡的抬起手,一把抓住了严松的手腕,稍一用力,严松的手腕便断掉了。

啊!

严松捂着手腕跪在了地上,枪也掉在了楚一宁的脚下。

“看来这个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啊,你这么叫你手下都没有人过来看看。”楚一宁居高临下的看着严松道。

其实并不是房间隔音太好了,而是严松觉得楚一宁身份特殊,直接把手下都支开了,免得人多嘴杂,消息泄露出去。

严松以为自己有枪,收拾楚一宁还不是跟玩一样,哪里知道楚一宁这么厉害。

“黄少,救我,这小子是修武者。”严松倒在地上喊道。现在,他只能依靠黄少京了。

听到严松的叫声,黄少京就举着摄像机从一旁的柜子里出来了:“哎呀,还想着今天把你的好事录像来回去好好欣赏一下呢,结果你真是不中用呢。”

严松也不在意黄少京的侮辱,朝着黄少京爬过去:“黄少,这个人也是个修武者,你帮我把他杀了。”

黄少京淡淡的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严松:“放心吧,我在邹城建立自己的势力,还得靠你来给我当狗呢。”

严松听了黄少京的话赶紧点点头:“黄少,我就是您的狗,您可得救救我啊。”

黄少京一脚将严松踢开,似乎是懒得再看了,冲着楚一宁道:“看你好像也是练过几天武呢,放心,待会我会手下留情的,不会直接将你打死的。”

由于楚一宁并不是寻常的修武者,而且又没有展露自己的修为,因此,黄少京根本看不出楚一宁的修为。

在修武者眼里,看不出修为,等于没有修为。

因为修武者的气势是藏不住的。

楚一宁简直都要气笑了,这从哪里跑来一个智障,黄阶中期而已,竟然敢这么叫嚣!

是谁给你的勇气?林静茹吗?

其实这也不怪黄少京,因为楚一宁本来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就是灭掉徐家的那一晚,所以大多数只是家主和一些高层知道他的名字而已。

黄少京才来邹城没多久,又因为自己是江南黄家的人,压根看不起邹城本地的势力,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邹城发生的这些事情。

而严松就更不用提了,典型的混吃等死的废物,脑子里整天都是怎么玩女人,一点智商都没有。

因此,这俩人才有了一种楚一宁就是只蚂蚁,随时都能够捏死的想法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
蓝月亮精选料蓝月亮二四六精选资料